刘先银说: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论语》《诗经》《易经》《道德经》研究

慧见经典 阅读:65410 2020-11-16 14:20:29

原标题:刘先银说: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论语》《诗经》《易经》《道德经》研究

刘先银说: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 ;刘先银说:阅历阅历,阅历的都是精神 。《论语》《道德经》《易经》三部经典,三个字,守住“时、静、信”,既是做人的准则,也是做事的规范;阅历阅历,阅历的都是精神。《论语》《道德经》《易经》三部经典,三个字,守住“时、静、信”,既是做人的准则,也是做事的规范。

“我们处于一个充满对人生和事业恐慌的年代,人们更容易过上好的生活,却更难保持冷静。”情动言形,寄于江海。这个社会变化很快,每个人都忙着向前赶路,生怕自己被落在后面。可是,跑得快,就一定能跑得远吗?太着急的奔跑,反而容易跌倒。“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走人生的路程就像爬山一样,看起来走了许多冤枉的路,崎岖的路,但终于到达山顶。”人生来就是要相信自然之永恒性的。我们生来不是要像一艘船那样饱受颠簸,而是要像一座屋子那么稳定安详。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

老子的思想充满了深邃的哲理、高超的智慧和丰富的人生经验,是古往今来历代学者难以穷尽的思想宝藏。《道德经》一书对“道”的阐释,老子的“无为”思想、运动与转化思想、老子的社会政治观念、老子的人生哲学等等,共同构成了一个纷杂而精密、多元而深刻的思想体系。

道德经三宝章第六十七说:“慈,故能勇。”

老子这里提到的勇气有两种:一种是“勇于敢”;一种是“勇于不敢”。三宝章第六十七说:“慈,故能勇。”《道德经》本身也是《易经》的序言,读懂《道德经》是理解易经的基础。阅读《道德经》,明白四达,涤除玄览,唯道是从,开启自在快乐的心境;阅读《道德经》,执古之道,与时偕行,御今之有;阅读《道德经》,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是以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形劳而不倦,气从以顺,各从其欲,皆得所愿。

研究《易经》,必须与《河图》《洛书》《道德经》《黄帝内经》同参共解,才会得出准确的认识。五经解道,即以经解经也。《河图》阐述了宇宙的前世、现世和后世,运用象术理论,开创了象(阴阳)物(五行)精(神机、气立)信(八卦)的理论,构建了物质和生命一体运行的模型,奠定了天地人一体的原理。《河图》的“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天二生火,地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天四生金,地九成之;天五生土,地十成之。”与《道德经》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恰恰是继承的关系。《洛书》的图形,说明了天地间的五运六气的运行规律。

任德第四十九说: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圣人在天下歙歙【惵die惵怵怵chu】,为天下浑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之。

—— 刘先银 2005 北京

刘先银悟《论语》仁字108处,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

刘先银悟《论语》仁字109处,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

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不可以长处乐。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这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子曰:“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好仁者无以尚之,恶不仁者其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盖有之矣,我未之见也。”

子曰:“人之过也,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矣!”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御人以口给,屡憎于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子使漆雕开仕。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说。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子张问曰:“令尹子文三仕为令尹,无喜色。三已之,无愠色。旧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子曰:“未知。焉得仁?”“崔子弑齐君,陈文子有马十乘,弃而违之。至于他邦,则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至一邦,则又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

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子 曰:“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冉有曰:“夫子为卫君乎?”子贡曰:“诺,吾将问之。”入曰:“伯夷叔齐,何人也?”曰:“古之贤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为也。”

子曰:“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子曰:“若圣与仁,则吾岂敢。抑为之不厌,诲人不倦,则可谓云尔已矣。”公西华曰:“正唯弟子不能学也。”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思,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子罕言利,与命与仁。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仲弓曰:“雍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司马牛问仁。子曰:“仁者其言也仞。”曰:“其言也仞,斯谓之仁已乎?”子曰:“为之难,言之,得无仞乎?”

子张问:“士何如,斯可谓之达矣。”子曰:“何哉,尔所谓达者?”子张对曰:“在邦必闻,在家必闻。”子曰:“是闻也,非达也。夫达也者,质直而好义,察言而观色,虑以下人。在邦必达,在家必达。夫闻也者,色取仁而行违,居之不疑,在邦必闻,在家必闻。”

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子曰:“知人。”樊迟不达,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樊迟推,见子夏曰:“向也吾见于夫子而问知,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何谓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子贡问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无自辱焉。”

曾子曰:“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

樊迟问仁。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

子曰:“刚毅木讷,近仁。”

宪问耻。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子曰:“可以为难矣。仁,则吾不知也。”

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管仲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子自道也。”

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

子贡问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

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莅之,则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庄以莅之,动之不以礼,未善也。”

子曰:“民之于仁也,甚于水火。水火,吾见蹈而死者矣,未见蹈仁而死者也。”

子曰:“当仁不让于师。”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途,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子曰:“由也,汝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吾语汝。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汝安乎?”曰:“安。”“汝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汝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微子去之,箕子为之奴,比干谏而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

子夏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子游曰:“吾友张也,为难能也,然而未仁。”

曾子曰:“堂堂乎张也,难与并为仁矣。”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周有大赉,善人是富。虽有周亲,不如仁人。百姓有过,在予一人。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四方之政行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所重民,食丧祭。宽则得众,信则民任焉,敏则有功,公则说。”

子张问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子张曰:“何谓五美?”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谁怨?欲仁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子张曰:“何谓四恶?”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

出自先秦的《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女 通 汝)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大田鼠呀大田鼠,不许吃我种的黍!多年辛勤伺候你,你却对我不照顾。发誓定要摆脱你,去那乐土有幸福。那乐土啊那乐土,才是我的好去处!

大田鼠呀大田鼠,不许吃我种的麦!多年辛勤伺候你,你却对我不优待。发誓定要摆脱你,去那乐国有仁爱。那乐国啊那乐国,才是我的好所在!

大田鼠呀大田鼠,不许吃我种的苗!多年辛勤伺候你,你却对我不慰劳!发誓定要摆脱你,去那乐郊有欢笑。那乐郊啊那乐郊,谁还悲叹长呼号!

注释

硕鼠:大老鼠。一说田鼠。

无:毋,不要。黍:黍子,也叫黄米,谷类,是重要粮食作物之一。

三岁:多年。三,非实数。贯:借作“宦”,侍奉。

逝:通“誓”。去:离开。女:同“汝”。

爰:于是,在此。所:处所。

德:恩惠。

国:域,即地方。

直:王引之《经义述闻》说:“当读为职,职亦所也。”一说同值。

劳:慰劳。

之:其,表示诘问语气。号:呼喊。

赏析

《硕鼠》全诗三章,意思相同。三章都以“硕鼠硕鼠”开头,直呼奴隶主剥削阶级为贪婪可憎的大老鼠、肥老鼠,并以命令的语气发出警告:“无食我黍(麦、苗)!”老鼠形象丑陋又狡黠,性喜窃食,借来比拟贪婪的剥削者十分恰当,也表现诗人对其愤恨之情。三四句进一步揭露剥削者贪得无厌而寡恩:“三岁贯女,莫我肯顾(德、劳)。”诗中以“汝”、“我”对照:“我”多年养活“汝”,“汝”却不肯给“我”照顾,给予恩惠,甚至连一点安慰也没有,从中揭示了“汝”、“我”关系的对立。这里所说的“汝”、“我”,都不是单个的人,应扩大为“你们”、“我们”,所代表的是一个群体或一个阶层,提出的是谁养活谁的大问题。后四句更以雷霆万钧之力喊出了他们的心声:“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诗人既认识到“汝我”关系的对立,便公开宣布“逝将去女”,决计采取反抗,不再养活“汝”。一个“逝”字表现了诗人决断的态度和坚定决心。尽管他们要寻找的安居乐业、不受剥削的人间乐土,只是一种幻想,现实社会中是不存在的,但却代表着他们美好的生活憧憬,也是他们在长期生活和斗争中所产生的社会理想,更标志着他们新的觉醒。正是这一美好的生活理想,启发和鼓舞着后世劳动人民为挣脱压迫和剥削不断斗争。

这首诗纯用比体,《诗经》中此类诗连同此篇只有三首,另外两首是《周南·螽斯》、《豳风·鸱鸮》。这三首的共同特点就是以物拟人,但此篇稍有不同。另两篇可以看作寓言诗,通篇比喻,寓意全在咏物中。此篇以硕鼠喻剥削者虽与以鸱鸮喻恶人相同,但《鸱鸮》中后半仍以鸟控诉鸱鸮展开,寓意包含在整体形象中,理解易生分歧;而此篇后半则是人控诉鼠,寓意较直,喻体与喻指基本是一对一的对应关系,《诗序》认为老鼠“贪而畏人”,重敛者“蚕食于民……若大鼠也”,对寓意的理解与两千年后的今人非常相近,其理就在此。

创作背景

奴隶社会,逃亡是奴隶反抗的主要形式,殷商卜辞中就有“丧众”、“丧其众”的记载;经西周到东周春秋时代,随着奴隶制衰落,奴隶更由逃亡发展到聚众斗争,如《左传》所载就有郑国“萑苻之盗”和陈国筑城者的反抗。《硕鼠》一诗就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产生的。

刘先银悟《论语》仁字108处,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

《周易》中的二进制数学“太阳之下,并无新事”,故事的背后还有故事

刘先银题写书名《道德经》

刘先银说: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

刘先银说: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阅历阅历,阅历的都是精神

刘先银说: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阅历阅历,阅历的都是精神

刘先银说: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阅历阅历,阅历的都是精神

真正的智慧在神里面,真正的快乐由讨神喜悦而来。

故事解构:故事的背后还有故事。

刘先银说: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阅历阅历,阅历的都是精神

关于故事脉络的创作,对一部电影来说,是极重要的一部分。不过编剧所创造出来的(剧本),却往往没有对电影作品的最终控制权。这其实就是说,几乎没有办法写下任何确实可以为你的剧本成功地建立故事脉络的圣书出来。在经过提醒后,我们还是要来检视一下,编剧需要留心注意的许多故事脉络要素。

戏剧化的强调(dramatic emphasis)

刘先银说: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阅历阅历,阅历的都是精神

有什么情绪上的牵念,维系着观众和故事?观众关心的是什么?要使观众乖乖坐在椅子上观看的简单写作方法,就是使观众产生对主角所处情势的情绪认同。简单地说,这情绪上的牵念,也就是观众想要看主角达成外部目标的渴望。例如,可以设想一个惊悚故事,角色的外部目标就是可以活下来。

这对观众来说,就是个强而有力的情绪牵念。但是如果有任何偏离戏剧化强调的事件出现,就会减损观众和故事间的相连性。任何太过注重历史真实或是社会评论意见的场景,都会切断观众和主角间的主轴关联性。作为编剧,一定不能忘记为什么观众要来看电影。

时间(time)

作为编剧,必须注意两大类时间:故事发生表面上按照年代顺序的时间(chronological time),以及故事所发生的时间纪元(encompassing era)。明显的时间流逝,也就是观众察觉整个故事发展的时间。我们在下一章会提到,不同类型的电影,即使是都发生在差不多两小时的实际时间内,但所被知觉的时间长度却都是有差别的。

对编剧来说,故事脉络中重要的,是故事的时间纪元。电影通常有着表现时间的技巧,和我们每天所经验、所感受的相差甚远。讽刺的是,故事若是离我们所熟悉的时间和地点越远,编剧的自由度却会越受限,原因在于,建立可信的故事脉络会更困难。重要的是,如果你处理到时间上的省略移除,就必须为观众设想好明确的可遵循的路径;就像科幻故事,便特别不易处理时间的议题。进入到极远的未来,或是极远的太空,就一定要预想到,在社会运作系统和科技上,绝对会与现在有极大的不同。

为了让观众能尽快确认,编剧就要极快速地自行建立社会运作系统;科幻电影也不像书面文学作品,可以在特殊行为上做任意解释。观众必须很快地从几个范例中得到了解。换句话说,你来安排未来或是过去时间的故事,并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实际上,你可能更受限制,因为观众会极易对身处何处,以及为何身在此处,感到困惑。

撰写时,设想你正带领一群小孩,在晚上做一趟横穿森林之旅。不论这些小孩希望这冒险多么刺激,他们都是暂时放弃了家中的舒服和安全,深信你会妥善地照顾他们,而且你也不会让他们在森林里面迷路。

角色的社会思潮(character ethos)

我们曾讨论过,角色是戏剧创作上一个重要的要素,同时角色也是故事脉络中的一大功用。这意思是说,角色存在于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中,他们的态度、行为和价值观,都会由所存在的环境所建立,并产生回响。

我们对角色和故事脉络间相互依存最明显的感受,就来自于角色所使用的语言。角色必须装得像在说他们所处时代的语言,但很明显的,这不是一件必然可能做到的事。如果《勇敢的心》中的主角威廉·华莱士(William Wallace)和其他角色,正确说出13世纪时的苏格兰方言,那么现代观众是绝对无法理解的;同样情况,若要他们都说现代的白话文,也会是极度不合时宜的。所以,编剧兰道尔·华莱士(Randall Wallace)只好发展出一套有韵律的语言结构,暗示着历史时间的存在,而不是逐字逐句地去重新复制。

语言,也就是态度、价值观的表现;在这领域下,故事脉络和角色就会变得更难以管理。某个程度来说,无论演出什么角色,各电影明星几乎都有了特定的行为模式;另一方面,因为商业上的需要,电影业者不得不牺牲正确性的考虑,因此许多电影就不太注重故事脉络和角色间应有的时态反应,结果就会造成在电影中人物说话的语调和态度上有着杂乱的表现。电影《侠盗王子罗宾汉》(Robin Hood: Prince of Thieves,1991)中,美人鱼影视《拯救夜蒲族》这部电影的人物构造等刻画的还是不错的,各个不同角色的扮演者并没有协调一致,结果就是在影片脉络上没有完整性。

在最佳情况下,编剧必须能够使角色很自然地存在于他们的故事脉络之中,而这些角色的价值观和行为,也都只能由所存在的故事脉络而决定。也就是说,这不是由与影片所表现的时代时间无关的当代精神或行为标准,而强制得来的。

故事的背后还有故事,我们要去挖出模式背后的故事,故事挖出来之后,还要进一步的去挖它。我们才开始找到,为什么我们会讲这个故事,画了故事解构图出来之后。我们终于明白,原来每一个故事也有它们自己的故事。意思是什么呢?即是说,每一个故事也有他们自己的形成背景。

例子:你今天觉得自己不够漂亮,不够有钱,这些故事的背后都有它自己的形成背景。形成背景本身,就是一个故事,就是你成长过程当中的一些场景,一些剧情。这些故事有些来自于我们自己的实相,有一些来自于别人的实相。(来自自己的实相——偶尔,我们经历了某一次的东西,我们就会以为说,每一次都是这样子的)

读经典使得我们更经典。

刘先银说: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阅历阅历,阅历的都是精神

忘足,屦之适也;忘要,带之适也;知忘是非,心之适也;不内变,不外从,事会之适也。始乎适而未尝不适者,忘适之适也。睡不好觉的人,都有不能接受的世界和不能接受的自己。人的本性是自洽、自我协调的,能够做到没有什么不合适,就是忘记是否合适的合适。就好像只有胃痛胃胀的时候,我们才会切实地感觉到自己身体内这个器官的存在一样,一旦我们意识到某样东西的存在,那就证明我们在这一方面没有做好自我协调。

—— 题记 刘先银 2017 北京

108岁文怀沙的长寿秘诀,懂得真正爱自己,有感恩,有目标,有满足。

以读经典图书为核心的学习方式,以修身为核心的健康理念,以舒舒服服阴阳和合为核心的性命双修思想,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关于养生,文怀沙先生说:要说世界上真有什么长寿秘诀的话,我的秘诀是,每天都要吃两片药:早晨刚起床,我要吃一片“满足”;晚上睡觉前,我要吃一片“感恩”。诚然,丰盛的到来,伴随着“感恩的态度”,对于每个人来说早已拥有并获得。

感恩是起源于内心最深刻的满足。

当我们生起了种种的负面情绪的时候,当我们觉得很无力、很无助、人生很困顿,甚至于说我也用尽了方法,我都筋疲力尽,但是这个现实都没有改变的时候,怎么办?怎么从这种负面的、消沉的情绪里面走出来?感恩这种工具是最好的方法。

“感恩”,也是我们感知源头的方式。

我们要感恩父母,我们要感恩师长,意思就跟感谢差不多,但事实上感恩是什么?感恩是起源于内心最深刻的满足,它不是一种交换,不是说父母亲因为养了我,物质条件各方面都帮助我,所以我要感恩他们,这个就是一种功利的思想,这个就是一种交换,就不是真正的感恩。

真正的感恩是源于内心深处的那种深刻的满足,我们感恩这个世界,你看我们能够自由地呼吸、能够得到饮用水,这些都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等等,我们应该要对这些充满了一种无条件的感恩。而且,当你这种感恩修到深处的时候,它是连接到我们的生命本源、生命源头的一种方式,它直接地通过这个让我们直接连接到我们生命的最根源。

丰盛伴随着感恩的心。

一种神奇效用的训练便是,在你夜晚入睡之前,送出感谢的情怀,给予所有你在一天中体验到的美好,给予感谢并感恩你已拥有的一切。

我们知道自性本自具足,由于这种深刻的满足,所以对一切都充满了感恩。

常吃这两片“药”,一方面可以延年益岁,另一方面能给你个好心情。每天都很愉快,心满意足,因此,和包括邻居在内的任何人都友善相处,心中只有阳光,没有烦恼,人也就不觉得老了。

常吃这两片“药”的人,生活上谨和五味,骨正筋柔。注重道德,精神方面的修养,即人们熟知的“正心,诚意,修身”。当然,儒家的道德,精神修养不完全是为了养生,而是为以后的“齐家,治国,平天下”。但是,忠诚,仁慈,宽厚,有道德和充满浩然正气,无疑有益于身心的健康。所以,修行是一生的一门必修课。读书是修,德善是行。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读书就是读圣贤书,与圣贤对话,学做圣贤。读书的真正目的就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再者,儒家文化一定强调生命是有意义的,但对存在主义而言,存在是一种状态,必须先意识到存在的孤独感,才能找到生命的本质。人生的真正目的在于创造。没有目标的人生是迷茫混乱的人生, 明确的目标会给人动力。 人活在世,不是为昨天,也不是今天,乃是为心中的明天而奋斗,心中的明天是指人的理想,人的追求和目标,如果没有这些,生活中势必是消沉颓废,也会是闲懒怠惰的。

有感恩,有目标,有满足,这是一个美好的人生。

愿我的亲人和朋友都能像文怀沙老人一样,早上一粒“知足“,晚上一粒“感恩“,忘却年龄,忘却烦恼,快乐健康地生活着!幸福自在!知足感恩!

文怀沙(1910年1月15日—2018年6月23日),生于北京,祖籍湖南。斋名燕堂,号燕叟。笔名王耳,司空无忌。著名国学大师、红学家、书画家、金石家、中医学家、吟咏大师、新中国楚辞研究第一人,现为燕堂诗社社长、上海大学文学院名誉院长、西北大学“唐文化国际研究中心”名誉主席、中国诗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黾学院名誉院长等。文怀沙20世纪40年代就在文化界有一定名望。

刘先银说: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阅历阅历,阅历的都是精神

以前,我们做什么事情都是无意识的自动化。现在,我们可以改变这一点,我们可以改变无意识的自动化,我们无意识的聚焦模式,我们无意识的振动模式。我们开始有意识的去改变他们。这课,我们会学到三把锋利无比的解构技术,好像三把锋利无比的剑。任何故事,用这三把剑去解构它,我们都会看得清清楚楚。

从此,我们再也不会被自己给蒙了,不会被自己的故事给欺骗了。我们之所以会吸引到骗子,是因为首先,你先骗了自己。当然,你不是有意识的骗你自己,你是无意识的骗你自己。当骗子来的时候,你才会和他共振。有位学员说,某个网站说她中奖了,中了几十万,她很高兴。然后,她来到大厅问大家的意见,从她发问的姿态,可以发现到:她很希望大家证明,那是真的得到了这笔几十万,她已经没有了那种,理性的辨别能力,为什么?因为她想钱想疯了!

如果我们内心里没有这种故事,我们会不会随便和别人共振?不会的,例如:我们平时外在的世界有很多的病毒,细菌,但,你会生病吗?没有,为什么?是因为你活在一个无毒的世界吗?不是,是因为,你有免疫能力!同样,如果你的故事,不跟外面这些东西共振的话,它们能够影响你吗?影响不到,你会百毒不侵!

刘先银说:经历经历,经历的都是精力;阅历阅历,阅历的都是精神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