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伯庸携新书《两京十五日》“回乡”:这次我想写一部公路片

南方都市报 阅读:56349 2020-11-18 14:20:44

原标题:马伯庸携新书《两京十五日》“回乡”:这次我想写一部公路片

11月14日,作家马伯庸携最新历史题材小说《两京十五日》来到广州购书中心。活动一开场,马伯庸就自称“花都人”。原来,他与广州有着很深的渊源,工程师父亲早年曾参与过白云机场的建设,幼时户口曾落在广州花都区的马伯庸,这次“回乡”自然感到很亲切。

“脑洞”大开,创作灵感来源于《明史》

和上一本深受读者喜爱并改编为由易烊千玺、雷佳音等出演的电视剧的小说《长安十二时辰》相似,《两京十五日》是又一部马伯庸从“历史的犄角旮旯”里发现并挖掘出来,发挥“脑洞”再创作出来的一部作品。

“夏四月,以南京地屡震,命往居守。五月庚辰,仁宗不豫,玺书召还。六月辛丑,还至良乡,受遗诏,入宫发丧。”《明史》里的寥寥几句关于明太子朱瞻基的记载,引起了马伯庸的无限遐想。“我们知道这位太子用了15天的时间从南京回到了北京,但是这15天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正是史书上的这段留白,成为了马伯庸最初的创作灵感来源。

不同于《长安十二时辰》里的故事都发生在一个固定场景,《两京十五日》里明太子需要从南京出发,沿着京杭大运河一路返回北京,因此书中描绘了京杭大运河一路的沿途风光和风土人情,作者马伯庸向在场书迷戏称它为一部“明代的公路片”。

不迎合市场,创作“超出读者经验之外”的作品

在马伯庸看来,写作更像是一个读者和作家双相选择的过程,而作家需要的,是写自己擅长的领域,给读者带来不一样、有启发性的的东西。

“我一直觉得写书没有办法去迎合读者。因为你写书,读者读的是一种新鲜感,读者读的是自己没学过的东西,没见过的情节,是一种超出他经验之外的东西。如果我去迎合读者,实际上我们去迎合的是读者自己经验之内的事物。”马伯庸谈到写作时这样说。

作为一个作品涉及科幻、奇幻、历史、灵异、推理、动漫等题材,创作领域广泛的作家,他对深究历史细节很感兴趣,并以此为乐。“我希望能尽己所能地把这本书里的细节历史考证的足够精深,达到让有历史知识背景的专业读者觉得这本书看着好像言之成理,是很专业的。那么有些人喜欢历史,他看到我的书会过来看看,不喜欢的慢慢就不看了。这个其实是一个在市场上筛选一些跟我志同道合的读者,聚拢起来。”

《两京十五日》新书分享会到场读者观众

真正的“悬疑”,是人物的成长

怎么样让一部小说能够让读者尽管知道结局,还能吸引他们继续读下去呢?马伯庸在现场分享了一些写作的心得。“我觉得一方面,需要一些小的设置悬疑的技巧。另外一方面其实归根到底还是要归到人物,让大家爱上这个人物,让大家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或者说你会很喜欢他,很关注他的利益。”

在新书《两京十五日》中,朱瞻基的成长也是马伯庸关注的一个点。“朱瞻基这个人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的出场是一个好像比较顽劣的、一个玩心很重的一个小孩儿,那么他后面有什么转变,他最后会一步步到达什么地方,这些是我不知道的。所以说真正的悬疑就是人物的成长。”马伯庸说,“当你把人物的成长设置足够好的时候,读者就会关心这些东西一直读下去。”

交流写作和读书心得之外,马伯庸在发售会现场还分享了帮儿子马小烦做家庭作业的趣事和体会。“我儿子上小学一年级,寒假作业其中有一项社会实践,他们是分成几个小组,总共5个孩子,老师说每一个小队都要去采访一位社会名人,我儿子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后来一看这个角色,我说行吧,我说那就安排呗。”

马伯庸笑称这是自己接受过的“最屈辱”的一次采访。“采访的问题我要自己写,我要自己准备答案,自己准备采访场地,因为他们要拍视频,要5个小孩站过来轮流问我,所以我还得准备拍摄团队,最后采访完了,我还得自己后期剪辑,自己把字幕加上去,加完之后还双手捧着u盘送给老师。” 有了这个经历,他对办事背后的艰辛感触颇深,“《两京十五时》实际上讲的就是这些具体执行琐碎的事务,具体做事儿的这个感觉。”

南都记者朱蓉婷 实习生邱晓琳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