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亮在《解放日报》要闻版发文谈城市治理创新

经济观察报 阅读:20298 2020-11-18 18:01:47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陈博 “当灾害来临,如果每个城市节点都能够实现自给自足、互联互通,形成生态安全屏障,就不会出现系统性崩溃。”11月17日,在第三届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上,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谈起疫情后的中国城市建设问题,“韧性城市”与“网络型城市”两大类城市被特意提及。

郁亮关于韧性城市和网络型城市的观点,被刊登在11月18日出版的《解放日报》要闻版上,标题为:抓住城市治理的新增长点。

“疫情之后,中国的城市规划与城市政策开始更加倾向于韧性城市、网络城市的建设。”这是郁亮观察到的最新现象。“韧性城市”指的是城市能够凭自身的能力抵御灾害,减轻灾害损失,并合理的调配资源以从灾害中快速恢复过来;“网络型城市”更多与近年来频频提到的城市群挂钩。

“与其说疫情对当前中国城市带来一些变化,倒不如说疫情进一步加速和强化了此前已经出现的趋势与特点。”郁亮指出,其中一个突出的特点是,中国开始呈现出多中心、多层级、多节点的网络型城市群结构。

这类网络型城市群的优势在于,散布在城市网络上的各个节点,它的设施将更加完善,功能会更加多样化,因而整座城市更加生态、宜居和有韧性。

事实上,疫情之前,这种功能混合的节点在中国主要城市中就已经出现了。深圳与上海,都是郁亮眼中实践这两大类城市的颇好案例。

深圳蛇口,从最初单纯的工业区逐步转变为集自贸区、邮轮港、艺术中心、滨海休闲长廊为一体的“超级综合区”;

上海陆家嘴,原来定位为金融中心,功能相对单一。现在增加了更多的混合功能——坐落在滨江的美术馆群落、滨江休闲步道的全线贯通等,都使陆家嘴增加网红公共空间的活力。

这两座城市面对自然灾害之时呈现出不同的自我抵御能力。深圳的绿道、公园体系连接而成的生态网络,平时作为运动、休闲、娱乐空间。疫情、灾害期间,这个公园网络可以变身为防灾网络,承担起隔离避难、疏散和救灾的功能。

上海陆家嘴滨江特意设置了台阶式防汛岸线,平时处于低位时可作为市民休闲亲水空间,但同时也具备几年一遇的设防标高标准,即使被淹没也可以用大自然的生态体系来消化雨洪的威胁。

今年的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主题是共谋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蓝图。郁亮的城市观点,一定程度预示着房地产行业在多元化部署与战略布局层面的方向。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