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八大山人与齐白石研讨会”:重看艺术传承的似与不似

澎湃新闻 阅读:70818 2020-11-21 10:11:37

原标题:首次“八大山人与齐白石研讨会”:重看艺术传承的似与不似

在中国写意绘画史上,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与现代的齐白石无疑都是一个高峰。

由八大山人纪念馆、北京画院共同主办的“浑无斧凿痕·对话齐白石”——北京画院典藏作品展”(9月28日-12月28日)在南昌八大山人纪念馆引起较大反响,主办方在展览期间专门举办了“八大山人与齐白石”研讨会,这也是关于八大山人与齐白石艺术传承的首次研讨会。

两位展览策划人,八大山人纪念馆馆长周晓健和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还进行了对谈,并认为,齐白石的艺术精进在于对八大精神性的延续、自我情怀的抒发与真挚感受的表达,“正是早年临仿八大的‘学而不似’,才使得他能够得鱼忘筌地胆敢独造。澎湃新闻特刊发研讨会发言及对谈摘录。

此次展览以八大山人对齐白石的影响进行梳理,首次深度以呈现二者的艺术传承关系。展览分为“雪个同肝胆”“变法皆灵气”“神似天然趣”三大篇章,展出齐白石作品及画稿85件,配以艺术年表,齐白石画语录,各家谈齐白石等文献资料,其中部分齐白石手稿作品是首度面向观众展出。

齐白石《小鱼都来》局部

齐白石在文人画中以大刀阔斧的笔法,结合民间性,对八大中的哲学性进行了化解,从而为鱼虾传神,传达出的是一种乡土的追念与故园之思,不同处在于,齐白石更喜在画中求趣,追求一种人间的温情与生趣。

关于“似与不似”的背后,我个认为这里面还有一个内心是否真诚的话题,齐白石原本是个农民出生的木匠,八大山人一个是旧王孙,但他们心性有相契处,天赋都极高,以白石这样一个经历来学八大,不是白石不想“似”,而是不能“似”,所以这样的碰撞就很有意思。

经历了明清易变的八大山人有一种故国之思,但是到了齐白石这里,八大山人画中的一种愤怒、呼唤,从齐白石画鱼看,就把八大的“呼唤”很巧妙地接过来,并很巧妙地回应他这样的“呼唤”。八大山人的时代,整个山河已经破碎了,他当然想重建一个家国,而齐白石他通过他笔下的温情和湖南乡间乡情的温暖,其实是对八大的回应。所以我觉得齐白石和八大山人是一个人格的正反两面,他们形式上是不一样的,但本性是相通的,都是一个没有功利的、大自在的心境,能够重见人间的温暖。所以说八大山人表面上是故国之思,齐白石是在羁旅京华的故园之思。齐白石是以平民视角来化解的八大山人像哲学家一样的高度,其实八大山人的笔下最后是不见人,他就是物象里体味的生命宇宙,就像李后主经历故国易变后而词中境界的升华,“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里面有一种对生命的大思考,更有哲学意味,见出士人之风骨,而齐白石因为与八大山人心性的相契,通过这样一个学习,通过他自己的经历,他把八大山人又拉到了人间,而这个人间——从某种程度而言,我觉得也是八大山人想建立的温暖温情的人间。

吴洪亮:因为谈鱼,我就插一两句,齐白石画“三鱼图”,关于三鱼的来源,他写得那么清楚,都是家常生活与人间烟火。而且齐白石在鱼的画法上,我还做过一个数字统计,比如今天讲的这些鱼,从八大山人的鱼而来,比如有十几笔,有几笔,甚至是五笔就完成了,而到齐白石的一幅画中,三笔,把这鱼就画完了。但是那件画作是日本流回来的,我门才能看到。齐白石的这鱼就画了三笔,第一笔就像小的钉子一样,丁子头一边画一个点儿,你看不出来是条鱼的,就完全抽象了。我说这个老爷子就是狠!他在旁边画了两团墨,形成了鱼与荷花的关系,我们自然就看懂了。所以有时候为什么说(齐白石)是个坑呢?就是你觉得差不多齐白石的事儿,我大概可以知道,但是看这张没见过的,还是能把你吓住!他就是这么一个神一样的人物。

陆宗润(南京师范大学书画保护与修复研究所所长):

关于齐白石书画作品的修复

书画作品如人一样需要配上得体的衣服,这个工序通常称为裱画。对于书画作品来说:“三分画,七分裱”,可见裱画工作对于书画作品的重要。在中国,南方地区称为“裱画”,北方地区称为“裱褙”。人老多病画老多伤,修旧画又称为裱旧画。在日本,把裱画和修旧画称为“表具”和“修复”,前者被认为是手艺,后者被认为是艺术。笔者在上海博物馆学习了十七年“裱旧画”以后,又去日本学了八年“表具”和“修复”,1998年在大阪设立了集“汉”和“和”两个国家之技艺于一堂的修复工作室“汉和堂”,形成一套“汉和堂装池”的修复操作体系。我想把老舍先生旧藏的齐白石大作《红衣牛背雨丝丝》的修复案例与同好分享,以期求教于方家。

该作品的保存现状不佳,画心上宽54.5厘米,下宽57.2厘米,呈现出上窄下宽的梯形。题词及落款处于不规则的右侧边缘,红衣牧童及风筝旁稍有残损,风筝贴在顶部,画面缺少透气的空间,黑霉斑点遍布。《红衣牛背雨丝丝》的修复难度并不算太高但也不简单,这里涵盖了修复理念和修复技术两大部分需要解决的问题。

关于修复理念问题,“修旧如旧”一词被广泛流传,即被修过的书画修复后还是旧的不能变成新的,于是修复师们便根据个人对“旧”的程度感受去修理,然而修复结果各色各样五花八门。其根本原因是人们对于“旧”和“旧的程度”有不同的认知。一个旧的时间概念有两条坐标线,例如,一幅宋朝的画,按时间坐标线距我们约七百多年,时间点很久远。可对于这幅画来说,在七百年前刚刚创作完成时是崭新的,那么“修旧如旧”如哪个时点的旧态呢?二百年前,三百年前…可惜我们无法知道作品该时点上的真实状况,于是修复师们根据个人的认知进行估计,推测,猜想……“修旧如旧”成了难以掌控的模糊概念,造成了千差万别的修复结果。所以我们要把以个人认识为主体的“修旧如旧”,改变为以修复对象为主体的“吾随物性”作为修复工作的指导思想。时间有限,这个话题择时再讨论。下面介绍在“吾随物性”修复思想指导下修复《红衣牛背雨丝丝》的案例与各位方家进行分享。

在具体修复此件外形不规则作品时,不能人为的给其设定一个修复标准,而是要根据修复对象的需求,设计一个符合书画作品个性的修理方案,在兼顾物质特性、艺术审美和历史价值的统一基础上,对可复原的和不可复原的部分进行甄别处理,来实现画面在当下时点上最完整和谐的美。

对此,需像面对待医的病人一样对症下药。作品《红衣牛背雨丝丝》修复过程如下图所示,不在此展开文字描述。修复完成后,原本梯形的画心及破损部分补全, 画面恢复整洁,墨色突出纸面且更加有层次感。作品恢复精神面貌,又不失历经岁月的古朴,重新被赋予了生命力。

书画艺术品自创作伊始,便被赋予了独特的艺术价值与创作情感。但在之后传承的过程中,难免会受到外界的影响有所污染损伤。而艺术品的艺术形象必要以其物质材料作为客观载体,若是待到一件艺术品的创作依托材料老化,艺术形象难免模糊,逐步变成了单纯割裂的古纸绢和旧颜料的历史遗物,原本所承载的艺术和情感价值也将就此湮灭。书画艺术品修复的意义,不应仅限于维持残损的保存现状,而应是通过对书画材质的修理和复原,挖掘艺术品潜在的艺术价值,并在一定程度上延长其艺术寿命。

笔者毕生修复书画作品甚多,深刻体会到书画修复工作的目的,不是把书画艺术品恢复到过去的某个状态,而是对书画材质进行科学的保护和修复,并在此基础上适当的复原画面使之呈现出当下最美的审美状态,使其作为有生命力的艺术品最大限度的长久传承。

二十一世纪的修复应该是以科学保护为前提,以技术为核心,引入艺术审美,在三者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的综合性学科,它源自传统,面向未来,让艺术品更长远的传承。

吴洪亮:感谢陆老师,今天以“修复”为一个切入点,谈对于中国画的艺术探究,刚才谈到京都博物馆的藏品,我也去拜观过三次,那这次展览是关于齐白石与八大山人的一个对话,前段时间在浙江有个齐白石与黄宾虹花鸟画的一个展览,下面我们要做一个关于齐白石师友的展览,齐白石与十几位师友的交友,尤其我比较好奇他与瑞光亦师亦友的关系,我有一个小点想跟您探讨一下。我特别同意您会装裱的意见,齐白石画画和写字,有的是真的画或者题写到很靠边的位置。有些画我认为齐白石是成心留的。有些画我开始以为是装裱师傅一刀给裁坏了,后来发现几个地方或者说前中晚期同一题材的画他都是这么画的,因为这个是牵扯到齐白石的题跋和画,他的作品到底和裱边有什么关系?您今天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思考的点,我觉得这个十分有意思。

陆宗润:他的画其实是他的一个“自作多情”,比如他有可能喝着茶一高兴就拿笔画了出来,在画的过程中他的纸一开始是不规则的,上面小上几毫米,下面到边了,到边了弯弯曲曲不好裱画,所以就要拼出来,上面给它加了十到十五毫米,我们修复的时候主要是让大家看,看是否舒适美观一些。

冯朝辉(鲁迅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研究生导师):

齐白石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师其精神格调

齐白石对“青藤、雪个、老缶”即徐渭、八大山人、吴昌硕三人甚为推崇,可谓于艺术师法上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齐白石对他们的学习不是简单地学其技术与思维,是师其精神格调,这也是齐白石之所以能成为大师的重要缘由之一。他选择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如果偏离了这个轨道,比如格调不是很高,那么齐白石就不可能成为大师。

今天在此我重点谈谈齐白石对八大山人的学习,主要是精神营养,也就是艺术格调。

八大山人有着非凡的绘画构图平衡能力,从专业术语上讲也叫变化与平衡,八大山人对此拿捏得恰到好处。我们看齐白石临摹八大山人的作品,虽然齐白石非常聪明,但是两者一对比,其与八大山人作品于相同之外还是存在着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八大山人的一生特别苦闷,他是欲哭不能,欲笑不能,这种苦涩的内心情感和齐白石内心的愉悦之情是不一样的。有时候笔墨就差那么一点点,其呈现出的韵味便完全不同。

据郎绍君先生考证,迄今所见齐白石最早临习八大山人的作品为1901年的《墨荷》(湖南省博物馆藏)扇面,1904年齐白石的第二次出远门,他随王湘绮游南昌,临摹到了一些八大山人的作品,十年后他多次背临并记之。

如他在《仿八大花鸟》上题道:“予癸卯侍湘绮师游南昌,于某世家得见朱雪个先生真本,至今三十余年,未能忘也。偶然记之,丙子璜。”

在《群鱼图》中齐白石又记述到:“ 予游南昌,于丁姓家得见八尺纸之大幅四幅,乃朱雪个真本,予临摹再三,得似之五六。有大小鱼一幅,笔情减少,能得神似。惜丁已已成劫灰,可太息也。今画此幅,因忆及之,白石。”

齐白石1918年所作《菊石小鸟》记下了他在江西南昌见到八大山人作品时的感慨,他在画中题识道:“匆匆存其粉本。每为人作画不离乎此。十五年来所摹作真可谓不少也。”

正如齐白石自己所说,其自1904年至1919年衰年变法以前,临摹了不少八大山人的作品。

进入衰年变法,我个人以为齐白石的绘画艺术进入了其个人至纯、至臻、至雅的最佳境地。作品中既有八大山人的影子,又有个人创新的面貌,所以画面表现得既严谨有法度又不失新意。日本保有齐白石这时期的作品较多,这件经我手自日本回流的《棕树瓦雀》是齐白石变法时期非常精彩的一幅大作,近8平方尺,齐白石于作品包手处亲自题写“棕树瓦雀,白石画自题此签”。作品透光可见,其左下和右上角两处,齐白石采取了在画心纸背面加盖"木居士"印章后,又裱入作品覆被内的方法进行防伪。

齐白石一直认为自己学习八大山人颇得神韵,他曾在《齐白石自述》中说道:“ 我的画,虽是追步八大山人,自谓颇得神韵”。待其衰年变法成功以后,对比其同体裁前后作品,虽然视觉美感更好了,更为大众所接受了,但我个人认为雅意少了。

八大山人纪念馆,展览现场的的八大山人与齐白石作品对比

雷子人(江西画院院长):

从中国画创作者的经验角度理解展览

我试着从中国画创作者的经验角度来理解一下这个展览。

一、刚才前面几位老师提到,齐白石的画受到卖画的影响,似乎可以理解为消费对作品品质或风格存在某种潜在影响,其中的关系一方面见之于后人的知识再生产,由此提供了在社会交往等层面研究齐老作品的观察视角;另一方面也实际存在于画家本身,即齐白石因应自己的现实生存,使得其“艺术创作”在题材选择、生产数量等方面有可能受到作品受众等供需影响。

二、陆老师刚才发言关于修复时所提到的画面压边的问题,由此,我想到了傅抱石和溥心畬二位先生的作品,比较而言,前者的题跋、落款通常押边,后者则更多是题在靠画中间的位置,边上留了很大的空间,这是与他们作品布局相关的重要结构特征。齐白石作品压边的问题我觉得也是一个值得学术再探讨的问题。因修复带来的问题,提醒我们需要注意修复者对构图、空间、画意等等方面的经验积累以及既有的知识谱系,是否与原生作品的结构肌理一致?以《牧牛图》这张画为例,陆老师适度扩充了画面右上角风筝的留白,从而产生了令人“舒服”的感觉,——对齐白石而言,原本押边挤占的“不舒服”是否可能是个特例?如果我们能找到更多相似的构图,那么对此类作品所做的干预性修复就可能仅仅是一厢情愿的的善意之举,这种情形有点类似对“考古现场”的保护意义,如何平衡修复过程中对原作的“信息”的剪裁、改编和保存?修复所追求的“再完美”利弊何在?就艺术史研究而言,“原作”的真实性不仅仅是作者与作品之间的真伪问题,还存在作品本身原始状态的真假程度问题,也是后续一切研究的起点。

三、这次展览中有一张《鸦石图》,齐白石以“留白”将乌鸦的头部与身子做了分离,这很像他刻印里面的边角留白,和外围空间产生了关系。留白与留边对画面结构而言,看似突兀,又必不可少,在八大山人的很多作品里面恰恰也是如此,比如说他的很多猫图、鸟图,对象自身的留白不是必然来源于动物的生理构造,更多是作者主观编排的结果,却有效建构了画面内外的互动关系,齐白石在八大山人作品的结构处理等方面的认识很敏锐,也转换了不少东西。

四、萧鸿鸣老师的研究偏重对史实的挖掘,细节非常多,有效复原了艺术家的生存环境,为后续研究者提供了建构作者与作品隐秘关系的多重路径,但对直觉创作而言,这种研究成果也很可能把别人带入“坑”里去?因为文本意义上的“真相”与视觉生产所关联的错觉原理以及创作者的即兴所为并非必然因果平行,生存环境与作品风格之间存在复杂的关系,史学研究提供了某些线索,但对线索所关联的现象本身仍然有再研究的必要。回想当年在央美读书的时候,有老师说“齐白石的东西是个坑”,即很少有人学齐白石能够跳出来。但是同样有很多人学八大山人,就恰恰能成全一个人,包括齐白石等等,如此说来,八大山人是一座“矿”。

五、从与齐白石相关的几个关键词再来认识其作品,如“木匠”“芥子园画谱”“三百石印富翁”等,1、作为木匠的齐白石,“木匠”不只是对他身份的一个理解,齐白石作品中的某些题材选择是否与此有先天关系?湘赣地区的传统窗花等木雕工艺,有较多包括花鸟在内的吉祥图案,构图、造型、刀法、趣味等等,与齐白石在纸上的笔墨书写有较明显的一致性,这也是齐白石与八大山人作品差异较大的部分。起初作为画家的本能的东西,在各自的笔下好像一直在留下痕迹。齐白石的很多作品里面,黑白对比很强烈,与木板雕刻、拓印相仿佛。八大山人的作品显现为强烈的建筑式结构特征,齐白石的很多作品则呈现更多“刻线”的平面感觉,他把物象的黑白对比关系拉大,画面上总有一块最黑的墨,而且很醒目,这个恰恰有点像传统版画的概念,所以我们不妨试试将齐白石作品还原到木板上,可以想象:语言之间的转换并不牵强,“木匠”是否可以看做是齐白石的底色?2、刚才洪亮先生聊到的齐白石作品笔数的问题,他说他数得清,三笔还是两笔。齐白石的画里面用笔的确数得清楚,无论他画得多丰富,大致能够数得出来其中有多少笔画。但是八大山人的画正好相反,虽然看似很简单,但是你很难清晰地判断他是从哪笔开始的,我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导师李少文先生说,他曾经会花一整天的时间在故宫看八大山人的一张画,辨析这张画是从哪笔开始到哪笔结束,笔数一共有多少。从笔路、笔数入手,对齐白石和八大山人的作品进行比较分析同样有效。譬如这次展览中的虾和螃蟹,八大山人的《虾》,貌似画虾,像是在画一个太极,他的《螃蟹》感觉带“刺儿”,有一种很强烈的情绪化的东西,回到齐白石的作品,他则还原了物象本身,虾就是虾,螃蟹就是螃蟹,完全没有八大山人笔下的“高冷”,齐白石更主要还原了物象的日常属性。3、“三百石印富翁”,可以和“木匠”这样的关键词建立一种关系,包括他的构图以及用笔关系等。4、《芥子园画谱》是一套传统中国画的学习方案,这个方案不是由一个民间画师能够去制定的,而是经过所谓的精英文人参与制作的一个学习摹本,齐白石对《芥子园画谱》的临习转化出很多“成果”,尤其是对物象的归纳,即某些“符号”的大胆创造,假设齐白石没有受到《芥子园画谱》的影响,很难想象,他会如此的去经营自己日后的整套“词汇”。

吴洪亮:雷院长是我师兄,到最后你提到《芥子园画谱》,齐白石临谁都比谁更神奇,像《芥子园》这种东西你想都变成版画进行传播了,齐白石一样从中吸取精华。因为我还专门给国家图书馆做过一个关于《芥子园》的展览,那个印本也是好好坏坏的,我相信他临的那个版本也不一定是最顶级的。但是他能临摹成为一个更顶级的绘画成果,而且他在还原,我刚才说为什么反推,我研究过一个事儿,就是为什么齐白石的画就能印在脸盆上,广为传播?讲个故事,我在上海东台路市场花十块钱买到一只齐白石的脸盆,捐给了北京画院。那虾印上面盆,买时脏兮兮的,回去洗干净加上水,那水波一动,用老百姓的说,虾“跟活的一样”,这事儿没办法,齐白石一定有太多天生的东西,很有意思。这个十块钱脸盆对我的教育就是,第一齐白石可能从《芥子园》版画回推他作品,真是简之又简。或许也是这个原因,他的作品又让郑振铎、鲁迅变成水印木刻的信笺去传播?为什么有些人的画就没法儿这么传播?于非闇作品再好,太复杂了,也干成。齐白石的简约当然给商业提供了支撑,因为传播等等诸多原因造成了他的闻名。

八大山人研讨座谈会现场,雷子人、周晓健、吴洪亮

周晓健(八大山人纪念馆馆长):

八大山纪念馆的展览得配得上八大山人的地位

我今天是来学习的,其实做这个展览过程中这个整个准备阶段,从一开始的讨论阶段,到后来的学术准备,选画,主题来做策划,这整个过程八大山人纪念馆包括我们这个团队都学到了很多,特别是在学术准备的过程当中,感觉到了北京画院对齐白石的研究深入,让我们感到我们身上学术的压力更大,有更多东西去做,有更多的学术方面的内容要去加强。特别是在吴洪亮院长的多次指导下,我就为了这个展览去了北京好几次,然后在后来准备过程当中呢,北京画院美术馆薛良老师也是对每一件作品的精选,就是冲着我们这个主题三个部分,到后来用薛良的话说是“一件都减不下来”。

通过去年做故宫传承展,到今年做白石展,我觉得做一次进步一次,这个我自己表扬一下我们自己做展览。因为我到馆里的时间也不长,也就是两年时间。我们坚持一个原则,八大山人在美术史上的地位摆在那里的,不用否认的,但是我们作为八大山纪念馆,做出了展览,要配得上这个地位,这是我们的一个追求吧!尽管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也有很多缺点,也有很多学术上的一些欠缺,包括我们学术的能力稍微弱一些,我们今后从这方面继续加强的这个地方,但是我们这个追求不能放弃。一定要做到最好,像这个八大山人与齐白石的展览,八大对话齐白石,以后我们可能还会做系列的对话,八大可以对话很多人,因为他是中国美术史上的一个坐标式的人物,像这种坐标式的人物是不多的,他可以对话前后左右很多人。其实作为八大山人纪念馆的馆长来说,身上的责任和压力也是很大的,馆长不是那么好当的。

“八大山人与齐白石”研讨会及对谈会现场

通过展览不难看出,齐白石晚年回归不是简单字面意义的“回归”,而是他从早年到晚年对八大是不离不弃的,特别是精神层面的追求。所以此次的展陈思路,费了很多心思,单就作品的选择而言其实都是个重要的学术准备过程。作为对中国书画艺术传承关系的一次阶段性梳理与研究,我们相信也是对普及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及对中国绘画艺术未来的发展是有着重要意义的。

此次展览学术思辨方面,为什么要把齐白石两幅人物画放在第一个位置,其实这是非常重要的亮点,也是引发我们下一步学术研究的方向,就是谈一谈八大、齐白石的人物画是怎么来的,三件作品,一幅是《扶醉人归图》,另一幅《搔背图》和《搔背稿》,齐白石在这几幅作品中都提及其创作思路来源于八大山人人物小册。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八大的这种人物画,八大山人的存世作品中,人物画非常少,有的只是点景人物。这次展出的齐白石的人物画首先就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人们不禁要问,齐白石为什么会学习八大的人物画,业界都认为八大没有人物画,没看过,但齐白石先生看过并记录了下来,八大的人物画到底在哪里,这值得我们去探究。然后从展览的主线上来说,我觉得始终贯彻一个理念,齐白石从开始临八大到精神层面的一种追求。此次策展要给大家讲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我们要讲的就是两位艺术大师之间的关联,就是这样的一个思路,给观者充分的思考空间。

其实在江西美术界来说,八大山人纪念馆也应该为江西美术界作点做出一些贡献。在我去年的展览包括今年的展览,包括我们有时候在学术方面的一些问题,一些解不开的题,一些疑惑,我经常请教相关学者。叶青主席刚刚说了一句话,“江西看不到这么好的学术研讨会”。其实从另外一个方面折射出,我们江西在美术界还需要更多更好的类似这样的展览与研讨会。这并不是说这个展览就一定到了一定的高度的,但是一定要有这样的好的一种展览,好的呈现方式,好的学术研究的研讨会奉献给大家。其实这也是作为一个公共文化服务机构的负责人身上的一份责任。其实我们还是踏踏实实的走好每一步,再次谢谢大家!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